风轻云淡

三千世界鸦杀尽,与君共寝至黎明。

沙雕操作 【捂脸】
黄泉见算是He吧 憋不出来了

意识逐渐模糊,再到醒来已是阴间。这算是报应吗?风流一生,真情又有多少,早已厌倦了逢场做戏。活着的时候就被人议论着风流韵事,就连死也是如此的不光彩。
只有温若寒才是那荒唐人生中惟一仅存的一丝光吧,他是炎阳烈焰,足以灼烧一切。
罢了,反正自己已经死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投胎?

“温若寒?”他惊讶地见到奈何桥上那道熟悉的身影,他还是如同烈焰般耀眼。
“金宗主,我可是等了你好久。”

我两手空空,因为我触摸过所有。
—— 伊萨克·迪内森《走出非洲》

用几秒钟做出选择,然后用余生为此付出代价。
——保罗·乔尔达诺《质数的孤独》

有人害怕光,有人对光满怀仇恨,因为光所发出的针芒,刺痛了他们自私的眼睛。
——艾青

吟无用之诗,醉无用之酒,读无用之书,钟无用之情,终于成一无用之人,却因此活得有滋有味。
——周国平

昨日种种,皆成今我,切莫思量,更莫哀。
——胡适

这歌好棒!

一种苦恋多年的情感……

もしろき こともなき世を おもしろく(让这无趣的世界变得有趣吧)
——高杉晋作